无极4 > 无极4 > 第二十卷 第三十五章 找茬的

第二十卷 第三十五章 找茬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对于刚刚爆炸的那枚黑洞弹我其实大概是【无极4】能猜到一点它的隶属的。

  作为一种超时代的武器,黑洞弹的制造难度是【无极4】可以想象的,因此能够制造它的国家无非也就是【无极4】那几个强国而已。这其中还得去掉我们国家和德国,毕竟我们双方都有人在洞里,属于既得利益者,没道理会往洞里扔黑洞弹。至于剩下的几个国家吗……英国人的队伍就在通道外面,我之前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他们的尸体。那么既然他们已经队伍在这里了,那就完全没必要扔这种东西。剩下的有能力制造黑洞弹的国家还有三个,分别是【无极4】法国、俄罗斯和美国。

  法国人的队伍刚刚和英国人在一起,这个我已经看到了,所以他们也不会扔炸弹。剩下的俄罗斯,虽然可能性很大,但刚刚那炸弹的造型却让我感觉不太可能是【无极4】俄罗斯。毕竟俄罗斯的武器造型都是【无极4】有一定风格的,那炸弹的造型简单是【无极4】简单了点,可是【无极4】看着也不太像俄罗斯人的东西。那么,最后的目标就只剩一个了。

  美国人是【无极4】反应比较快的国家之一,甚至于除了因为意外而出现在这里的我们之外,美国人实际上才是【无极4】最先做出反应的国家。但是【无极4】,很不幸的是【无极4】美国人之前和我们的交流没有做好。本来他们如果放低姿态,是【无极4】完全可以和我们合作获得遗迹内容的。之后我们和德国人的联合,其实完全可以说是【无极4】美国人逼的。

  正是【无极4】因为美国人投入的实力过强,才导致我选择了和德国人合作,毕竟与一个实力相当的盟友合作比较有安全感,与美国人合作的话他们反悔的几率太大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美国人的部队最终全军覆没了。就算他们反应比较快,后续部队过来也是【无极4】需要时间的。而且,仓促之间调集的部队能有多少?

  综合这些因素,不难得出结论。美国人的部队在到来前肯定需要先压制一下别国部队的实力,不然他们仓促之间聚集起来的部队实在没有什么胜算可言,也正因为这样,所以那枚黑洞弹来自美国人的可能性最大。当然,猜测那东西的来历的关键意义不在于炸弹本身,而在于——我即将面对的敌人。

  “果然又是【无极4】这样!”

  我这边还没返回到已经开了天窗的大洞旁边,那边的战斗就已经开始了。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无极4】单方面的发脾气,而不是【无极4】战斗。

  尽管美国人一直在国际上说这个国家无耻,那个国家是【无极4】流氓国家,但实际上他们自己才是【无极4】最流氓的,因为只要对自己有利,美国从不讲规矩。这次抢夺遗迹按说是【无极4】各国秘密进行的事情,在此之前大家也都是【无极4】默契的保持着沉默。各国虽然都把自己的精锐力量派了出来参与抢夺,但是【无极4】却没有哪家把正规部队派出来的。当然,本地土著的正规部队不算在内。

  这外星遗迹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无极4】一份财富,但是【无极4】我们抢夺这份财富都是【无极4】暗地里进行的。这算是【无极4】一种台下的较量,就好象是【无极4】一群人聚在一起玩击剑,虽然也算是【无极4】一种格斗,但较量本身的意义远高于伤害对方的意义。但是【无极4】,美国人在自己被对方划了一下之后立刻就把自己的花剑给扔了,然后换了把板斧上来。现在他已经不是【无极4】在和别人较量,而是【无极4】在耍无赖嚷嚷着我就要赢,谁不让我赢我就砍死谁。如果这样都不算流氓,那什么才算流氓?

  就在刚刚,在我抵达那大坑边缘几公里之外时,前方的战斗区域却突然爆发出了一片密集的爆炸声,而紧跟着爆炸声之后我就看到了成群的飞机从我的头顶飞了过去。

  飞机谁都有,但是【无极4】能这么快把飞机派到非洲来的,那就只有美国人的航母战斗群了。况且这些飞机的型号也很普通,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无极4】美国人目前的主力现役机型。相比之之前被我们团灭的机动装甲部队,这些飞机已经算是【无极4】常规部队了。这已经不是【无极4】尖端武力的切磋而是【无极4】战场了。

  随着那群飞机飞过我的头顶,前方的树林中也逐渐升起了大片的火球。原本就已经被各方战斗轰的面目全非的森林现在算是【无极4】彻底完蛋了。美国人扔的好象都是【无极4】高爆燃烧弹,不但爆炸威力惊人,而且还有类似凝固汽油弹的持续燃烧效果,以至于现在除了那个大坑本身美国人不舍得炸之外,周围区域基本上已经算是【无极4】一片火海了。

  “他们这样也太赖皮了吧?”看着前面的一片火海,玲玲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晶晶在一旁道:“赖皮又能怎么样?国家之间的战争又没有裁判,犯规也没人吹哨子啊!”

  “其实我到觉得美国人这次的做法是【无极4】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听到我的话晶晶和玲玲都疑惑的看了过来。“主人为什么会这样想?”

  “很简单啊。你想啊。平时美国人用蛮横的方法对付别的国家,从不跟人讲理,但是【无极4】那些被欺负的都是【无极4】二三流的国家。美国人除了建国那次和英国人真干了一场之外,之后就从来没有跟一流强国直接对抗过。二战的时候他们打了德国,但他们参战的时候德国其实已经颓势明显了,他们纯粹就是【无极4】去捡漏的。后来和我们国家的较量也是【无极4】以朝鲜为依托打的间接战争,之后他们就没再碰过一流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耍无赖、摆狠劲自然是【无极4】没问题,可是【无极4】这次被打的都是【无极4】些什么国家啊?有本事往这派部队的最差也是【无极4】二流国家中实力靠前的吧?他们这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炸,连他们自己的盟友也一起报销了,你说同时得罪这么多国家,这还能有好事?”

  “可问题是【无极4】麻烦也是【无极4】以后的事情了,把外星人的技术搞到手才是【无极4】关键吧?”玲玲反问道。

  我点点头道:“没错,估计美国人也是【无极4】这么想的,所以他们才会不惜连自己的盟友一起炸。毕竟这不像以前欺负那些二三流国家,他可以把利益分一小部分给盟友,但是【无极4】却让盟友帮他分担很多压力。这次的技术几乎是【无极4】没法分的,因为我们争的就是【无极4】技术领先而不是【无极4】技术本身,所以如果将技术均分共享,实际上就等于谁也没得到技术,因为我们争的就是【无极4】领先。美国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不打算带盟友一起分,所以他们这样打也可以理解,只是【无极4】这一通炸弹轰下来,之后的战斗肯定就要升级了。”

  “神林。”

  我正和晶晶、玲玲说着我的分析,忽然数据链中传来了一个声频呼叫,而且声音居然是【无极4】老爸的。

  “爸?这种事情什么事啊?”像是【无极4】我们龙族成员出动这么大的事情老爸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何况我们最初出动还是【无极4】因为他要卖人家人情的原因,所以我们这边啥情况老爸应该很清楚。那么,他在这种时间直接找我进行音频通讯,那就不会是【无极4】简单的事情,否则实在是【无极4】说不过去。

  果然,老爸在我回答后立刻道:“美国人刚刚轰炸了那片遗迹周围的区域,你们没事吧?”

  “当然,要不然我也没法接你的通讯了。实际上我们已经离开那里了。”

  “啊?你们出来了?”

  “对。之前我们联合德国人进去先抢了几件觉得不错的东西带了出来,我已经让凌和斯哥特他们护送着往回走了。不过我们出来的时候把你老朋友的大孙子给忘在洞里了,所以我正准备回去找人呢。”

  老爸立刻说道:“这样就好。不过你回去救人也还是【无极4】以你自己的安全为重,实在不行就别管他了。大不了这个人情不要了,别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划算了。”

  “这个我知道,我也就是【无极4】回去看看,能救就救,不行就算了。不过这边现在被美国人炸的一塌糊涂反到是【无极4】方便我混进去了。”

  “这个你自己掌握。我这次主要是【无极4】跟你讲两个事情。第一是【无极4】增援我已经给你派出去了。国务院这边的紧急会议刚结束,大家的意见比较一致,就是【无极4】一定要多抢一些技术回来。最后如果要大家分,也尽量多捞点好处。”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冒险先进去抢东西了。放心吧老爸,我们带出来的东西至少能占到整艘船上剩余技术含量的五分之一,就算剩下部分大家平分,我们捞的好处也是【无极4】最大的。”

  “这个我就放心了。那么,跟你说下第二个事情。刚刚中央这边知道了美国人动用常规力量的事情,所以现在开始我们也不用守什么规矩了。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在常规武力方面和美国人比起来还有些差距,所以暂时我们也不能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不过中央现在的意思是【无极4】,你们可以放开手脚攻击美国人的常规部队了。要是【无极4】能搞出点大新闻那就更好了。”

  “大新闻?”我惊讶的问道:“你们不会是【无极4】想让我把美国人的航母战斗群弄沉吧?那东西可不好玩!”

  老爸一听我的口气就知道我不太想干,于是【无极4】他立刻诱惑道:“中央那几个老家伙可是【无极4】说了,武器随你调用,搞出事情来我们帮你扛。”

  “这可是【无极4】你说的,可别到时候让我背黑锅啊?”

  “你老爸我有骗过你吗?”

  “六岁那次说只要我乖乖打针就我买nk的宠物手机,结果没兑现。七岁时说要带我去海洋城玩,结果你自己和老妈去了把我丢家了。八岁时……”

  “得得得,算我没说!不过这次是【无极4】上面的正式命令,这个你总得听吧?”

  “传份电子密令过来,我保存起来也好作为证据。”

  我刚说完数据通道中立刻就多出了一份电子加密的命令文件,解码之后果然是【无极4】正式命令,只是【无极4】这命令里面的话却是【无极4】口语话十足,而且语气中还带点匪气,看的我直吐舌头。中央文件啥时候搞成这种文体啦?不过语气虽然古怪了点,但意思很明确,而且确实是【无极4】有效命令,所以还是【无极4】得执行。

  虽然要执行命令,但肯定不能现在就去干。首先得把疯狗找到,至少也得确定他是【无极4】活着还是【无极4】死了。要是【无极4】他活着就得救回去,要是【无极4】死了,起码我也应该知道一下。

  虽然前方的火焰还没熄灭,但这正是【无极4】我要的效果,美国人就算耍无赖也不会对着一片火海继续扔炸弹,而火焰对我们来说刚好就是【无极4】安全区。反正我们不怕火,趁着火焰还在烧还能起到保护作用。至于镜子,他就更没问题了。太空中如果是【无极4】在恒星附近战斗,那么朝着太阳的一面升和背向太阳的一面温差达到一两千度那是【无极4】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镜子连那种恶劣环境都能顶的住,这种火焰实在是【无极4】毛毛雨了。

  借着火焰的掩护,我们小心的深入到了火海之中,然后一路摸到了那个大坑的边缘。这一路上虽然没有人发现我们,但是【无极4】我们却找到了不少尸体和一些国家的秘密卫队。看来各国的秘密部队中不怕火的也不是【无极4】只有我们一家。不过,虽然不怕火的是【无极4】大多数,但美国人扔的毕竟不是【无极4】燃烧弹,之前的爆炸还是【无极4】杀伤了不少人,因此剩下的人实际上也很少了,而且这帮***多有同伴受伤,因此他们此时大多都在忙着救人,跟本没人注意到我们。

  小心的到达坑便之后我们便顺着坑边滑了下去,只是【无极4】相比之上面,这下面此时可是【无极4】热闹的多了。

  刚刚的轰炸过过受伤人员都被同伴抬到了这个坑底,毕竟这里是【无极4】唯一没有遭受轰炸的地方,而且可以确定之后也不会被轰炸。另外,这些受伤的各国精锐集体集中在这里也算是【无极4】达成了暂时的停火协议,毕竟打成这样大家都知道今天谁也别想独吞了。况且还有美国人这个不按规矩办事的流氓存在,剩下的国家很有一种联合起来先顶住美国人的攻击再说的意思。当然,如果他们真的顶住了,我很怀疑美国人疯起来会不会真往这里丢战术核弹。

  不管他们怎么想的,我反正得先找到了目标才行。还好之前给疯狗他们的那台战场电脑还在工作,所以我很顺利的就得到了坐标信号。不过这里的秘密部队太多,大家或多或少都带了些信号压制设备,结果就是【无极4】我收到的信号很不好,只能显示大概位置,无法精确定位。没办法我只好把战场电脑的位置坐标当指南针用,顺着方向一路找过去就是【无极4】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们这帮家伙还真是【无极4】祸害级的啊!黑洞弹都没把你们报销掉,命真大。”这是【无极4】我见到安敏和疯狗他们之后的第一句话。本来害我跑一趟就够让人生气的了,结果这帮家伙却是【无极4】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跑,要不是【无极4】为了对方家里的人情,不用敌人来杀,我自己就把他们直接干掉了。对于这种人,我哪还能有好脸色给他们?

  疯狗之前不知道是【无极4】被吓坏了,还是【无极4】终于认识到了现在的形式已经不是【无极4】他能控制的了,总之这小子比之前安静多了。而且以我的嗅觉可以直接发现他身上有明显的排泄物的味道,而且还是【无极4】两种混合的。很显然,他不但尿了,而且还拉裤子里了。当然,这并不是【无极4】什么可耻的事情。让全国的男性都经历一遍他刚刚经历的事情,估计其中至少有六成以上和他一样,剩下四成里两成比他还糟糕,只有两成的人反应会比他好些,但估计也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反正以我的看法,这种情况下能坚持住没晕过去的都还算比较坚强的。

  本来我刚进洞时发现他们这帮人的时候他们还有十个人,其中有疯狗的那五个军官保镖,疯狗自己、安敏、红姐、摄象师常彬以及那个英国人。但是【无极4】现在……

  疯狗除了拉了一裤子之外人到是【无极4】还好,基本上没啥问题。不过他的五个保镖只剩了三个,之前断了一只手被我救了的那个已经不在了,另外还有一个我记得个体挺高的家伙也不见了。剩下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家伙腰上绑着绷带,看渗出来的血迹形状,估计是【无极4】被流弹擦到而已。

  那个英国人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无极4】自己跑到别处去了还是【无极4】挂掉了,反正不会是【无极4】被别国部队收押了,毕竟找到这里他就没用了,所以不会有人刻意去救他。

  常彬这个冷静的摄象师还在队伍里,而且除了身上的衣服破了几个口子之外到是【无极4】一点时期也没有,而且他居然到现在还扛着摄象机,真是【无极4】够敬业的。

  那个红姐此时也在队伍里,但是【无极4】与之前光鲜亮丽的形象完全不同,此时的红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看起来就好象刚被一群人轮番蹂躏过一般,而且腿上还缠着一条带血的绷带,看面积似乎伤的不轻。

  最后那个最令我讨厌的安敏也还健在,尽管我其实很希望她挂掉,但是【无极4】很可惜,她在这帮人里属于最祸害的那个,所以如果那句俗语是【无极4】真的,那她应该才是【无极4】这里活到最后的那个。

  “神林准将,我们知道给您添麻烦了,但是【无极4】请看在老领导的面子上帮我们一把吧!”疯狗身边的一名军官低声下气的说道。

  对于他的话我根本没做任何回答,只是【无极4】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后便直接问道:“其他人呢?”

  另一名军官摇了摇头道:“就剩我们这几个了!”

  “那就跟紧我,谁要是【无极4】再给我搞什么幺蛾子死了活该。我都已经跑出去了居然还要再冲回来,要不是【无极4】为了你们我这会到到边界了!”

  “实在对不起,我们不是【无极4】有意的。”安敏忽然看着我说了这么一句。

  对她的话我根本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当她是【无极4】隐形人给忽略了过去。转身看了下我们下来的那边墙壁,估计带着这几个普通人想从原路返回是【无极4】不大可能了。不过另外一边被黑洞弹直接轰炸的区域到是【无极4】很容易出去。由于爆炸时被切出了一道斜坡,所以那边就算是【无极4】普通人也可以徒手爬上去。当然,想过去也不是【无极4】那么简单的。

  此时的洞内虽然大部分都是【无极4】伤员,但你不得不承认这里还是【无极4】聚集着不少精锐,而且这帮人既然能成为各国的秘密部队,那么就算是【无极4】受伤了,他们的战斗力也绝对要超过普通老百姓。

  想从这帮人身边不被发现的溜过去显然是【无极4】不可能的,坑底这边实在是【无极4】太干净,什么障碍物都没有,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从中穿过去。但是【无极4】从背后这边离开又不可能,所以我只能冒险带着他们穿过坑底的中心区,只希望那些伤兵别找我们麻烦就行了。

  当我们从大坑的边缘往那些伤员聚集取移动时,那边的人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我们,只是【无极4】和我之前猜想的一样,他们都只是【无极4】戒备的望着我们,并没有谁发动攻击的。不过,虽然他们没有动手,安敏和红姐还是【无极4】紧张的靠到了我的身边企图寻找安慰,毕竟那帮人身上的杀气实在太强,一般人根本无法在他们的注视中做到平心静气。

  虽然能够理解这俩女人的行为,但我并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打算,回头瞪了两人一眼,吓的她们松开了企图拉着我的手之后我才再次转身向前走去。

  因为我不肯让她们抓着,两人最终只能将目光投向了晶晶和玲玲,但是【无极4】很可惜,她们俩看到我的表现之后干脆有样学样,根本不搭理她们。至于小白和小不点,这俩家伙又不是【无极4】人形,两女都不太敢靠近。镜子本身是【无极4】机器人,这点一看就明白,所以她俩更是【无极4】不敢碰了。最终无奈之下她俩只好又挤到了疯狗身边一左一右的靠在他身上试图寻找到有限的安慰。

  对于我们这个奇怪的组合,那边的各国精英们先是【无极4】警惕,后又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安敏他们这帮人的行为举止很明显和我们这种精锐有所区别,即使是【无极4】疯狗的那三个保镖也只是【无极4】正规部队出来的战斗军官而已,和我们身上的气息完全不一样。在普通人眼里他们或许可以一个打十个,但在我们这种人眼里他们其实和平民根本没啥区别。

  “嘿,你们难道是【无极4】中国人?”就在我们走到那群人的边缘之时,其中一个坐在地上,身上缠了n多绷带的家伙忽然开口问了出来,而且让我很意外的是【无极4】这家伙居然用的是【无极4】汉语。

  扫了一眼他和他身边同伴的装备,我第一时间便确认了他们是【无极4】法国人,只是【无极4】这个被包的跟木乃伊似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要不是【无极4】他身边的同伴都是【无极4】典型的西方人种,我甚至要以为他是【无极4】中国人了。

  虽然我们和法国目前没有什么盟友关系,但是【无极4】既然现在各国精锐都有默契的进入了停战状态,那起码的礼貌还是【无极4】必须的。

  “是【无极4】的,我们是【无极4】中国人。”我向后比了一下道:“这些是【无极4】我的部下,那边是【无极4】我们国家的平民,之前因为好奇而闯入了这里。结果我们打起来之后他们也被堵在了里面,现在既然战斗结束了,我打算把他们护送出去。”

  听完我的话那人立刻转头用法语和同伴们说了起来,而其他国家的人之间也多有交流。现在的个人随身翻译器已经可以做到半个香烟盒那么大的体积了,这帮精锐身上肯定大多带有翻译器,所以我们的对话其他人应该也都听明白了。当然,翻译器只能把别人的话翻译给你听,你自己想说的话还是【无极4】只能用自己的语言,至于对方能否听懂那就得看对方的语言能力和是【无极4】否带了翻译器了。

  在和同伴说完之后那家伙的同伴立刻便朝他说了些什么,他听完立刻转回来问道:“之前听说就是【无极4】你们和德国人被堵在里面了,相比收获不少吧?”

  这个基本上已经是【无极4】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所以我也没打算隐瞒,干脆的点头承认道:“确实找到了几件好东西。当时还真把我们给愁坏了。明明手里捏着东西,结果却送不出去。没想到最后那个炸弹直接帮我们把整个顶棚都掀掉了,结果反到帮了我们大忙。现在东西已经被人派人送走了,这会可能已经在海上了。”

  我之所以告诉他们东西已经走了,就是【无极4】让他们知道现在袭击我们已经没有意义了,这样我们就能相对安全一点。毕竟这些都是【无极4】各国的秘密精英,不是【无极4】那些无聊的喜欢没事找事的混混,他们如果不确定我们带有他们需要的东西是【无极4】绝对不会对我们出手的。

  大概是【无极4】看到我们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多余东西,这些人到是【无极4】也没说什么。我看他们不再接话便直接招呼安敏他们继续往前走,不过我才走了两步,突然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吼。

  “啊……你们干什么!”

  听到叫声我立刻便转了回去,结果正看到常彬愤怒的面对着一个穿了一身动力装甲的家伙,而他愤怒的原因我也看到了,就是【无极4】那个家伙手里提着的摄象机。那东西应该是【无极4】常彬的。

  原本那家伙大概是【无极4】想抢了摄象机就走,根本没打算去搭理常彬,毕竟对方身上连件武器都没有,他又穿了一身的动力装甲,就算不还手对方都无法威胁到他。不过,在看到我回头之后他还是【无极4】稍微犹豫了一下,毕竟和他们这里几乎人人带伤不同,我和晶晶他们身上实在是【无极4】太干净了。完好的盔甲意味着我们没有受任何伤,而他们自己有伤在身,这战斗力自然没法和我们比。

  考虑到眼前的情况,那家伙最终还是【无极4】张嘴说道:“这东西你们不能带走。我怀疑你们把找到的外星人技术藏在里面了。”

  听到那家伙的话我根本连话都没说便突然一把抽出了腰间的配剑,然后在对方完全没反应过来之间便以瞬间移动一般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跟着抬手便是【无极4】一剑将他手里的摄象机横着拍成了一堆碎片。在完成这一切后我才故意缓慢的收剑从他面前退了开来,而他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意识到我到底做了什么,但是【无极4】没等他发飙我便先开口了。

  “就算我们的东西有问题也轮不到你来检查,不要以为身上穿着美国人淘汰的一代动力装甲就算的上尖端武力了。告诉你,美国人的六代机甲刚刚被我们干掉一百多台,这种破烂就不要穿出来丢人现眼了。”我说着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发火便轻轻一指点在了他的胸口,跟着就听轰的一声,那家伙身上的动力装甲就像是【无极4】动画片里圣斗士们穿圣衣的颠倒状态,整件盔甲直接就爆成了漫天的零件飞散而出,而中间的那个人却是【无极4】毫发无损的摔在了地上。

  如果说之前一剑拍碎摄象机只是【无极4】显示出了我的速度的话,那么刚才这一下就算是【无极4】真正的攻击力了,之前原本有些蠢蠢欲动的人群也瞬间平静了下来,那些企图找我们麻烦的人不得不重新评估一下自己是【无极4】否有那个实力了。

  虽然别的国家可以先忍着,但是【无极4】被我攻击的那家伙的同伴们却不能坐在那里等,因为我攻击的是【无极4】他们的同伴,而他们现在在这种场合其实代表的就是【无极4】他们国家,因此为了国家荣誉他们也绝对不能退缩。

  那帮人不管有伤的没伤的,呼啦一下就全围了上来。我一眼扫过去便读出了敌人数量,一共才三十几个,实在是【无极4】不够看的。

  其实刚刚我说的并不是【无极4】大话,这帮人身上的机动装甲我真的认识。这东西就是【无极4】美国人现在穿的那种机动装甲的早期型号,只不过美国人那是【无极4】六代装甲,他们这个是【无极4】一代。当然,因为技术进步,他们这个一代其实已经比当初美国人的一代机甲强出很多了,甚至可能比原版的二代和三代都要强,毕竟没有哪个国家拿到技术后会照样一丝不差的生产实物,就算整体技术不如人家,自己总还是【无极4】会有些特长的,在这些方面加以改进后,原始的一代机甲怎么也要强出一块来的。当然,碍于核心元件的问题,这个一代就算再强化也还是【无极4】一代,它能干的过二代三代却绝对搞不定四代五代,跟六代机那更是【无极4】前装火绳枪与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区别,两者的性能实在是【无极4】差太多了。

  其实这个一代机最大的缺陷并不是【无极4】动力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真要论动力输出或者防护能力什么的,这个东西其实至少能和四代机平起平坐,但是【无极4】在美国人看来这东西就是【无极4】一堆垃圾,而原因就在于它没有电磁能量场屏蔽功能。

  我们龙族的特长是【无极4】什么?是【无极4】可以通过操纵周围空间中的电场来做到隔空移物或者进行高强度的能量攻击。这种能力决定了任何没有电场屏蔽能力的设备在我们面前都会脆弱的跟儿童玩具一般,就好象刚刚那个被我扒光的家伙。他的盔甲其实一点也没被损坏,只是【无极4】整个被拆掉了。对,就是【无极4】被拆掉了,而且不是【无极4】暴力破拆,而是【无极4】把所有的挂扣、螺丝全都下掉之后让其自然解体的。要做到这点其实很容易,只要用电场遥控他身上这些起到锁定功能的部件转动或者抬起一点点就行了。这对于我来说就和用手去按电灯开关一样简单,可对于那个被拆光了盔甲的家伙来说却是【无极4】连尿都快吓出来了。

  刚刚这只是【无极4】口头冲突,要是【无极4】双方正在打仗的时候我突然把他的盔甲整个拆掉,那会怎么样?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个那家伙就全身直打哆嗦。

  看着围上来的那群人,我直接笑了起来。而就在他们准备质问我的时候,我便突然转身走了出去,似乎是【无极4】准备离开的样子。那些家伙原本只是【无极4】为了面子硬撑着冲上来的,但是【无极4】现在看到我突然离开之后他们的想法却发生了改变。这帮家伙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无极4】终于解脱了,而是【无极4】认为我怕他们了。

  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但是【无极4】做为一国的精锐力量,这种人还能想到这么弱智的想法就很让人意外了。不过不管别人怎么意外,反正他们是【无极4】觉得我怕了,然后他们便叫嚣着:“这就想跑吗?你们中国人就这点能耐,抢了我们的长白山还要霸占我国的历史文化。告诉你们我们大韩民族才是【无极4】龙的传人,你们这些懦夫最好……”

  就在他们叫嚣着的时候,我却突然向后挥了下手,期间我甚至连头都没会,但是【无极4】,下一秒,那帮人的声音便仿佛被捏住脖子的公鸡一般戛然而止,因为这帮人的盔甲已经都和之前那人一样全部解体了。

  “哈哈哈哈……”就在那帮韩国人目瞪口呆之时,周围却突然传来了一片哄笑声,搞的那帮韩国人莫名其妙的。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因为他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凉飕飕的,结果低头一看才发现我这次不但把他们的盔甲拆掉了,居然还把他们的裤子和内裤上开了一个大洞,刚好把屁股和前面的要害全部暴露在了外面。这造型怎么能不让周围的人笑翻天?

  “喂,想看热闹就去看,我可要先走了。”正在和周围人一起看着那帮韩国***笑的疯狗他们听到我的警告便连忙转身跟了上来。

  因为刚刚的行动充分展示了我们的实力,所以剩下那些人也没有再找我们的麻烦。反正我们身上也确实没有什么东西,所以他们都觉得不值得跟我们翻脸。什么?你说镜子就是【无极4】遗迹里的东西?对,他确实是【无极4】遗迹里的,但问题是【无极4】谁知道?镜子虽然是【无极4】机器人,可地球上又不是【无极4】没有机器人。他身上又没打上外星人的标志,别人看到第一反应就会认为这是【无极4】我们带来的,根本不会想到几千年前的外星人机器人居然还有能动的。

  就在我们小心的穿过那帮伤兵聚集点往上坡子上面爬的时候,那个常彬却是【无极4】自以为无人注意的靠近到了安敏身边,然后用极低的声音和安敏说道:“摄象机被砸碎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安敏抬头看了看前面的我们,然后才小心的对常彬道:“硬盘拿下来了吗?”

  常彬微微点了点头道:“我一直开着同步备份,之前的记录都保留下来了,只是【无极4】之后我们就没法再拍了!”

  安敏想了想忽然偷偷的从身上摸出了一只个头稍微有点大的手机塞到了常彬手里并交代道:“你用这个。”

  手机带摄象功能早就不是【无极4】什么新技术了,以现在的手机录象能力来讲,其清晰度已经和二十一世纪时的专业摄象机差不多了。而且安敏这部手机还不是【无极4】一般手机,她因为自己是【无极4】记者,所以为了防止发生突然遇到新闻身边却没有摄制组的情况,所以她特地买了一部价格比一般手机贵了近一倍的专业摄影手机。这个东西号称是【无极4】街拍爱好者的终极武器,清晰度个实用功能甚至比某些低端的家用摄象机还要强大。

  常彬既然是【无极4】摄象师,这种与摄象有关的电子产品他自然都很熟,这手机一到手他便认了出来,立刻小心的拿好开始继续往上爬。当然,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无极4】就在他们刚刚说话的时候我已经侵入了那部手机把里面的摄象功能给修改了。现在用这个东西拍摄的话,当时会显示一切正常,但记录下的东西会在拍摄完成半小时后自动删除,也就是【无极4】说他们就算拍到什么东西,最后也别指望带回去。另外,他们说的那个备份盘我也已经处理过了,那玩意的存储单元已经被我直接破坏了,现在它看起来似乎还在工作,其实已经啥功能都没有了。

  搞定这些东西后我微微一笑,然后便直接爬上了坡顶。本想着回身拉其他人一把,没想到我刚一上来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轰鸣声,而我的电磁感应范围中也出现了一个高速移动的物体。

  “我靠,无耻也要有个限度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4》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拳彩  六合拳彩  澳门百家乐  必发365战魂  六合拳华  狗万天下  现金网  澳门网投  足球作文  188天尊